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动态 >> “丝绸之路与敦煌学”系列学术讲座(第一讲)
“丝绸之路与敦煌学”系列学术讲座(第一讲)
发布单位:敦煌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6-08-18        字体大小:        

 

8月12日下午, 应敦煌研究院文献研究所的邀请,浙江大学历史系的刘进宝教授和比利时伽利略高等专科学校的铁力·马海思(Thierry Marres)教授在敦煌研究院兰州院部敦煌艺术馆分别作了题为《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话说陈寅恪》和《中国与西方:生活于世界的四种方法——解读法国人类学家菲利普·德斯科拉(Philippe  Descola)所著<超越自然和文化>》讲座。此次讲座由敦煌研究院赵声良副院长主持,来自敦煌研究院兰州院部和兰州各界文史爱好者近百人聆听了讲座。

刘进宝教授开讲的题目是《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话说陈寅恪》。刘教授充分利用前贤对陈寅恪先生的研究成果,并结合自己所搜集到的一些新材料,对陈寅恪先生的生平事迹、研究专长,以及治学中所秉承的“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等方面作了全面的阐述。细而分之,主要有六点:

第一,介绍了陈寅恪先生的家世与家学。陈先生出身于书香世家,其祖父陈宝箴曾任湖南巡抚,父亲陈三立是著名诗人。受此家庭环境的熏陶,陈先生自小就熟读经史典籍。而且,身为客家后人,他秉承了客家人爱读书、勤奋、团结和坚韧不拔的优良品质。

第二,详细疏理了陈寅恪先生受聘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的举荐缘由。在国学研究院聘任导师之时,陈寅恪先生虽算“留洋”人士,但他既没有博士学位,也没有著作,显然,不是最佳人选。然而,梁启超先生在从陈先生写给其妹的书信中却敏锐地捕捉到了陈先生的学术眼界和治学潜力。另外,与陈先生一起留学哈佛大学的吴宓先生也在两人的交往中深刻感知了陈先生的渊博学识。在梁吴二人的鼎立举荐下,陈先生得以聘任。这也充分体现了不拘一格选用人才的新风气。

第三,在很多人看来,陈寅恪先生是一位治学严谨,不苟言笑的国学大师,但刘教授通过例证的方式生动而形象地勾勒出陈先生幽默风趣的另一特性。

第四,用大量的中西文资料论证了陈先生名字中“恪”字的读音问题。刘教授指出,“恪”读作“ que”,这是客家人的习惯。陈先生的家人、朋友都读此音。但陈先生留学国外时,为了不使外国人对“恪”字发音有误解,他往往将自己名字中的“恪”标为“ke”音。由此,刘教授认为,“恪”字读为“ke”或“ que”,都是无误的。

第五,都说陈寅恪先生“学贯中西”,那么,他究竟懂多少国文字呢?刘教授通过引证季羡林、任继愈等先生的相关看法,使我们大致清楚,陈先生除了精通德文、英文、梵文、巴利文外,还粗通法文、俄文、日文、藏文、西夏文、满文、蒙文、希伯来文等十几种语言文字。

第六,通过分析陈先生为王国维先生撰写的“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文”和陈先生《对科学院的答复》一文,提炼出陈先生所秉持的“独立之精神和自由之思想”。陈先生在碑文中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这不仅是对王国维先生的赞誉之词,更是陈先生本人所恪守的治学精神。他在《对科学院的答复》中则明确表明:“我认为研究学术,最主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

 

铁力·马海思(Thierry Marres)教授的讲座题目是《中国与西方:生活于世界的四种方法——解读法国人类学家菲利普·德斯科拉(Philippe  Descola)所著<超越自然和文化>》。

铁力教授结合自己对人类学的研究,主要从四个方面向我们介绍了法国人类学家菲利普·德斯科拉(Philippe  Descola)的著作《超越自然和文化》。

首先,铁力教授认为《超越自然和文化》书名包含二层意思:一、书名中之“自然与存在”,实质就是“人类学与存在”。二、书名中之“超越”,是对文艺复兴后期的西方和尼采哲学思想的超越。

其次,他讲述了《超越自然和文化》关于生活于世界的4种方法,即图腾观念、类比观、自然主义和万物有灵论。铁力教授指出,没有任何一个社会是置身于这四种方式之外的。

再次,在谈到类比观时,铁力教授认为世界上任何看似没有联系的二类物体都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进行对比。就像蚂蚁和大象,它们看似差异很大,但也存在类比关系。这正如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二者虽然存在较大的差异,但这并不意味着对立,而是可以相互借鉴,互相融合的。

最后,铁力教授用图片的形式向我们解读了中国画和西方画的差异,他指出,中国画重在体现精神,而西方画重在表现现实。

讲座之后,现场听众就感兴趣的话题与两位主讲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相关学术研究动态